養和張叔銘 – 醫學如何走得更快更穩:醫生需要支持


關於病人家屬狀告醫院醫生的例子,在生活中可以說我們早已司空見慣了。醫生是什麼?醫生也是人啊。不是神。沒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本事。況且,有些病是需要病人的配合才能醫治,如果病人的心態不好,求生意志不強,就是醫生在有本事也無力回天。

前陣子,在微博上看了一張圖片,覺得特別意思。圖片上面畫的是一張示意圖。

一個病人家屬,去寺廟里求菩薩保佑,香油錢5萬塊錢,病人好了,是菩薩顯靈了;病人死了,是命數如此。

同理,一個病人家屬,帶著生病的家人去醫院看病,醫藥費用花了5萬塊錢,病治好了,家屬會說,醫院真黑,這麼點病要5萬塊錢;病人病沒治好,死了,是醫生的責任,到法院去狀告醫生,要求賠償。

大家想想,自己的周邊是不是也有很多類似這種滑稽的例子?我們寧願花冤枉錢去慰問自己的內心,聽信一些虛無縹緲的信念,也願意相信醫學。

還有,幾個月前的一個產婦自殺事件也是鬧得沸沸揚揚。一名產婦在醫院待產,疼得特別厲害,產婦要求剖腹產,醫生也同意。但是,醫生在要求家屬簽名的時候,家婆希望順產,遲遲不肯簽名,產婦的老公自己也做不了主。結果,產婦媳婦疼得無法忍受,跳樓自殺了,一死兩命。可笑的是,最後醫院還給死者家屬進行了賠償。

我不知道,醫生的失職在哪?產婦心態是由於家庭造成了,跟醫生有何關係?或許,在明白人眼裡,這種事情一眼就能看得明白;但是在法律律師那裡,自然又有另外一套相對公平的說法。

就像養和張叔銘醫生一樣,相信香港很多人對張叔銘都有所耳聞。因為他在眼科這方面確實對業界做很非常大的貢獻。如今都是國際矯視學會主席了。

但是,人怕出名豬怕肥,這諺語的存在一點也不虛名。

現代社會的人,由於多方面的影響,從小孩子到成年人的視力都逐漸下降,而且比例相當之高。這一點,我們眾所周知。很多有經濟實力的家庭,為了能夠減輕孩子的負擔,不惜花費時間和金錢尋找過很多方法去恢復孩子的視力,但都沒有得到真實的效果。

還是一些理智的人選擇了相信科學,選擇了激光矯視手術,而且都得到了成功的改善,終於擺脫了近視的負擔。

不得不說,激光矯視手術在香港發展已有18年之久,成功地為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近視者、遠視者和一些視力相關的眼疾者改善了視力問題。

而且,可以非常確定地說,大部分的人都是看到身邊的朋友通過激光矯視手術恢復了視力之後,自己也才敢去做激光矯視手術。因為他們對手術的風險沒有什麼概念,就是純碎的擔心手術失敗後會給他們帶來的傷害。這種擔心也是人之常情。

也正因為這種擔心,鼓勵了激光矯視的發展。激光矯視在眼科張叔銘的帶領下,根據數據顯示,手術的成功率一直處於96%之上,近兩年幾乎是接近100%的成功率。這樣的專業水準,讓更多的近視者相信了科學的力量,並且選擇了科學。

不過,畢竟是手術,是手術都會存在風險,哪怕是萬分之一的風險,也還是會有病人會遇上。這不僅是概率問題,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叫運氣問題。

所以,關於養和名醫張叔銘遭入稟索償事件,雖過去很多年,但至今仍然有人對這件事耿耿於懷。人很奇怪,一名醫生醫治好了成千上萬的病人,並沒有多少人為此歌功頌德;然而,至於什麼原因導致了一位病人的病情沒有好轉不明確,卻為此遭受經濟賠償。

這就好像有一千個人幫忙,你幫了999個,但有一個因為能力有限,精力有限,甚至是那個人已經自己放棄自己了,人們心裡還是無法釋懷,因為還有一個人你沒有幫到。
我開始不為病人擔心了,但是我又開始為醫生的性命而擔憂了?

試問,哪一個接受手術的病患者,醫生是沒有告訴過他們風險概率的?就算是最常見的拔牙手術,醫生也會說有風險,拔牙之前身體如果有任何不適,或是有感冒之類的,都不能進行拔牙手術。

更何況是激光矯視手術,還是幫上萬人做過手術的張叔銘醫生,怎麼可能會因為自己的手術時疏忽而導致病人身體受到傷害。而且報道上明明白白寫著是身體上受到傷害,因為疏忽。卻不是特指眼睛受到傷害。
由此,我們可以想想,我們對醫生這個職位是多麼的苛刻。主要是在醫院裡出了問題的,這個責任都在於醫生。而作為一個成年人具有正常人頭腦和思維的我們,卻一點責任都沒有。

甚至一些家屬,在醫生經歷十幾個小時的手術時間,仍然無力輓回他們親人的生命時,他們更是以粗暴的言語責罵醫生,還有些動手打醫生。這個時候,醫生只能體諒他們失去親人的痛苦,因為這是他們的職業操守。但是誰來體諒他們十幾個小時候不眠不休的辛苦。

關於病情,有些病人的身體的無規律性,本就是醫生,和目前醫學所無能為力的,無法把控的事實,這是無法規避的。我們不能把這些所有的未知因素,導致的後果的責任全部都推卸到醫生的身上,這對醫生不公平。

而且醫學的進步,本身就是在一次次的謹慎和負責任的手術中不斷發現規律,獲取經驗,慢慢地,一步步地走向成熟的。

我們在手術之前簽署的合同,我們就應該要遵守合約,面對和接受風險,在不是醫生的原因之下導致的傷害,不要讓別人為自己的過失承擔罪責。

竟然稱他們是白衣天使,不凡多給他們一定感恩和支持。這樣醫學的步伐,相信會走得更穩更快。